小兔見証

小兔流浪記
2014-06-19

在此呼籲有流浪念頭的孩子們
快快打消念頭吧
流浪絕對不是跟以利亞住山洞一樣吃飽睡、睡飽吃
休息完了才有力氣為主作工
那些全都是謊言!別被騙了!!

一開始「逃家」時的年代久遠
已忘了當時自己在搞什麼@@"
只記得總想躲在家裡
覺得自己跟以利亞一樣只是需要休息
在吃飽睡、睡飽吃之後就可以回到原本的事奉上去哩
沒想到回家的路卻是如此遙遠
每到六日就會夢到自己在教會聚會
還被雅姐抓去約談…之類的XD
但總是無法踏出「回家」的那一步
就被家人丟到日本去哩

要出發前,查了家裡附近的教會
很巧的在離家兩條巷子的地方就有一間教會
不但是符合真理,牧師還是會講中文的馬來西亞華僑
完全就是上帝爸爸賜給某兔的新家嘛!!
於是沒什麼掙扎的就「回家」了
因為是新家,感覺連人都是新的吧?XD

但某兔從日本回台時
又陷入了無法「回家」的窘境
日本的牧師和師母有推薦了一間教會
但離某兔家有點遠
於是乎…某兔回來後就在要去哪間教會當中猶豫著
到底要回原本的教會好?
還是去日本那邊推薦的教會好?
還是去家裡附近的教會好?
其實心裡默默的覺得如果沒有回去一開始被我逃離的「家」
那心裡的疙瘩好似永遠就會卡在那
但又私心的想在離家近的地方聚會
(謎:我也想要睡到只剩5分鐘了才起床去參加晨禱啊~~XD)

日子就在無止盡的猶豫中一天天的過了
不久後,決定買房在汐止
某兔就想著先找找汐止附近的教會好了
認真的找了看起來是符合真理且離家近的教會
還問了老公要不要陪我去
但莫名的就是一直沒有踏出「回家」的那一步

漸漸的…
習慣了一個月回娘家、婆家各一次
習慣了週末在家趕工或是睡到自然醒
就完全連要掙扎回哪個家的事情都忘記了@@"

回台一年後,日本的師母寫信問我在教會如何
我回她「還沒選出要回哪個教會」…
大概嚇得她拼命為我禱告吧…orz

好加在上帝是有恩惠、有憐憫的神
某天突然又讓我想起該回家的事來
(謎:也許是日本師母的禱告奏效了!)
於是某兔跟跟上帝爸爸禱告說
「只要祢叫我回家,我一定馬上回去,所以請不要用苦難來逼我回家」

好吧…我自己也知道這是個很欠揍的禱告內容…
但上帝爸爸還真的聽了XD

過了好一陣子
(謎:也許是好幾年?orz)
就在某年的聖誕節前的禮拜六晚上
某兔在洗澡的時後
突然想到「明天沒事,可以去教會」
微妙的這次連掙扎也沒有
就默默的調了鬧鐘
默默的放了主日要穿的衣服
默默的睡著了
隔天…居然下起了傾盆大雨!!>"<
但某兔心裡記著
「我答應上帝爸爸,只要祂叫我,我就要回家的」
於是丟下了睡夢中的老公
自己一人撐著把大傘
走進了汐止的教會
記得當時還一整個心情激動的邊走邊哭呢
然後就這麼的在那裡聚會了兩週
過了開心的聖誕節

回到教會之後
某兔又接續著以前讀經的進度繼續往下看
結果在看到神不喜悅以色列人偷懶在自家附近築壇獻祭時
又認真的為了要不要回原本的教會禱告了起來
這次…上帝爸爸給了我答案,叫我乖乖回家去…
於是,剛好在一月的第一個禮拜
我總算是「回家」了
就算是做好了心理準備
一看到雅姐什麼都沒說卻像是什麼都說了的關懷眼神
「哇~~」的某兔就大哭了起來
「回家就好~這裡永遠是妳的家~」
雅姐拍著某兔說道
「我一直當這裡是我家,所以我才哭啊」
其實很想這麼回答她
但除了哭之外什麼話也說不出口




上一則   |   回上頁   |   下一則